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纨绔小拽妻:霍爷宠上天 > 第167章 报复齐家(一更)
    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吓得两人不由自主的颤了颤。

    霍林宁小心翼翼的往窗口位置移了移自己的脚,犹如前面是刀山火海那般,她走的谨慎又谨慎。

    林琛吞了口口水,双手不受控制的抓着霍林宁的衣角,压低着声音询问着,“好像没啥动静了。”

    霍林宁瞥了一眼他尤显的有些突兀的手,忍不住揶揄道,“堂堂林二少不是自持不相信这些滑稽的鬼神之说吗?你这噤若寒蝉的样子怕是要吓得尿裤子了。”

    林琛忙不迭的站直身体,一副铁骨铮铮的抬头挺胸,“谁说我怕了,我只是有点不适应这突然的安静。”

    “咚。”敞开的窗户倏地关了起来,啪的一声,声势浩大的震动了门板。

    林琛条件反射的往后连退数步,还没有反应过来,紧闭的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了。

    霍霆面无表情的瞪着屋子里一副见了鬼表情的两人,眉头不可抑制的微微皱了皱。

    霍林宁心口仿佛被一只手给翻来覆去的搅了搅,她见着来人,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忐忑的心脏。

    霍霆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没、没什么。”林琛尴尬的移开眼神。

    霍霆径直走到病床边,“医生有没有说过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应该最快也得今晚了。”霍林宁站在一旁偷偷的打量了一番父亲的神色,还算平常。

    霍霆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你们都回去吧,这里由我守着。”

    “爸。”霍林宁欲言又止。

    霍霆回头看着她,“你还想说什么?”

    霍林宁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她是自小就怕极了不怒自威的父亲,自然是不敢僭越身份跟他对峙什么。

    霍霆疲惫的捏了捏鼻梁,“你们在这里吵着他,他也不能好好的休息,都回去吧。”

    “爸,有些话——”

    “我还轮不到你来吩咐我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霍霆直接打断女儿的嘱咐。

    霍林宁低下头,有些纠结的左右为难。

    最终还是在父亲的威严下,发怂一样的走出了病房。

    林琛走在她旁边,注意到她微微变化的脸色,打趣道,“你这是一刹那就蔫了?”

    霍林宁止步,目光直勾勾的望着前面那漫长又冰冷的走廊,自嘲般苦笑道,“我以为天下的父亲都这样,不近人情,他的决定便是不可更改的圣旨,直到我走出了霍家,才明白,只有我父亲他才是这种特殊的存在。”

    林琛双手斜搭在口袋里,声音不疾不徐,“有可能我父亲也是。”

    霍林宁斜睨他一眼,忍俊不禁道,“也是,我们这算不算是五十步笑百步?”

    “毕竟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你要知道他们都是一类人。”

    “你这样比喻你父亲,不怕他找你秋后算账?”

    “这事就你知我知,无人知晓。”说完这句话,林琛不由得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他有些心虚的环顾四周,“我怎么觉得这里挺邪门的?”

    霍林宁走进电梯里,却是下意识的再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

    病房内,静默到犹如人去楼空。

    连北瑾站在窗户边,瑟瑟的凉风吹拂而来,她却是感觉不到一点温度。

    她很恨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可是只剩一缕幽魂的她,还能怎么做?

    她有些自暴自弃的用力踢着墙,却是一次一次的让自己的身体穿透墙壁,她有些颓废了。

    就这样死不死,活不活的,报应吗?

    连北瑾烦躁的蹲在地上,小嘴巴翘的高高的。

    “我知道你心里恨我,可是孩子,我真的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霍霆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连北瑾回头瞥了一眼马后炮的家伙,冷冷哼了哼,“哼。”

    霍霆好像听见了第二道声音,他诧异的抬起头,空荡荡的屋子,并没有多余的闲杂人等。

    只是当他重新收回眼神时,原本还在昏迷中的霍南晔却是眼神正正的盯着他。

    那双眼,冰冷到他有点陌生了。

    霍南晔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睁开了一会儿又闭了闭。

    霍霆面上难掩喜色,他道,“孩子,你醒了。”

    “您为什么会在这里?”霍南晔哑着嗓子,扯开了脸上的氧气罩。

    霍霆制止住他的动作,摇头道,“现在还不能揭开。”

    霍南晔却是不以为意的扯了下来,他重复着问,“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过来看看你。”

    “不用了,我准备出院。”言罢,他便作势想要起床。

    霍霆按住他的肩膀,加重语气,“你又想胡闹什么?”

    霍南晔没有回复他这个问题,执意的想要起身。

    霍霆怒吼一声,“够了,你这么作贱你自己做什么?”

    “我有很重要的事。”

    霍霆居高临下的瞪着他,说出了他儿子心里最想要做的事,语气却有点像是嘲讽,“凭你这半残不废的身体,你拿什么精力去和齐家斗?”

    霍南晔停止了动作,他抬头看着男人,“是,我没有什么体力,但我有能力。”

    “你以为齐家还是几年前那个二线的齐家吗?别不自量力了。”

    霍南晔身体有些脱力,就坐了一小会儿,止不住的喘。

    霍霆放缓语气,“别以卵击石,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哈哈哈。”霍南晔却是不怒反笑。

    霍霆不明他这是什么意思,开口道,“你笑什么?”

    “是,我应该认清楚自己的能力,我凭自己一人之力肯定是斗不过齐家。”

    “你懂得权衡利弊就好。”霍霆坐回椅子上,继续道,“齐帕这件事做的天怒人怨,可是又能怎么办?她有齐家在背后撑腰,你就算再生气,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去跟她讨公道?”

    “爸。”霍南晔喊了一声。

    霍霆面朝着他,“你还想说什么?”

    “帮帮我。”他这一句话说的很沉重,像是费尽了全身力气。

    霍霆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帮你?”

    “您以后说什么,我都答应您。”霍南晔目光如炬,显得一丝不苟。

    霍霆愣了愣,心里在筹划,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条件。

    霍南晔语气沉沉,“我什么都会答应你,包括离开这里,离开连北瑾。”

    “你确定?”

    “是。”

    霍霆思忖片刻,点了点头,“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要京城再无齐家。”

    霍霆突然间大笑起来,“不愧是我的儿子,一出手便是见血封喉。”

    “我知道我自己做不到,但您一定能做到。”

    “为什么这么自信?”

    “齐家这些年树大招风,就算我不求您,您也会寻找机会弄垮这堵墙,他们实在是存在着太大的威胁了,不得不除之而后快。”

    “既然你知道我有这个目的,你何必多此一举来求我?”

    霍南晔躺回床上,声音断断续续,“您有自己的计划,我们是父子,我懂您的步步为营,您要的是天衣无缝,而非意气用事,可是我等不及了,我想看着他们赎罪忏悔的模样,我想让他们付出代价。”

    “好,我允诺你。”霍霆靠在他耳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开始你要乖乖听我的话,我要的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儿子,而不是现在这个病恹恹随时都会倒下去的霍南晔,明白吗?”

    霍南晔睁开眼,四目相接,“好,我会留在医院。”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很快你就会得到你想要得到的消息。”

    霍南晔重新闭上眼,房门关上的刹那,他又慢慢的睁开了眼。

    眼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熄灭。

    他笑弯了眉眼。

    连北瑾站在一旁,眼角发红。

    “小小。”他轻唤一声,像是身体本能的一声呼唤。

    然而却是没有人回复他。

    “你怎么那么傻。”霍南晔不敢闭眼,液体在他眼中闪烁,他怕自己一闭眼,这些东西就会不受控制的蔓延出来。

    连北瑾跪在床边,摇了摇头,“二哥,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可是我回不去了,我死了,我真的死了。”

    “你是不是很害怕?你那么怕疼的一个小丫头,怎么舍得把自己割成那样?痛吗?是不是很痛很痛?”霍南晔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企图掩饰住自己的胆怯以及恐惧。

    连北瑾想要抓住他的手,却是再一次的没有温度的穿过。

    “对不起,我怎么能让我珍贵的小丫头一个人孤苦无依的走上奈何桥,对不起,对不起。”

    连北瑾心口一滞,她没有感受的,可是为什么却依旧感觉到了心慌?

    她惊慌失措的望着一旁的心电监测仪,颤抖的想要抱住浑身发着抖的男人,她几乎是吼出了声,“二哥,二哥,不要,不要。”

    霍南晔睁大着眼睛,迷糊间好像看到了熟悉的那张脸,她哭了,大眼睛哭的红红的。

    连北瑾伸出手,却猛地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她身体本能的按住心脏位置。

    “咚,咚咚。”心脏的跳动声萦绕在她的耳边。

    连北瑾睁不开眼,她有些慌了,她好像被鬼压床了那般,迫切的想要睁开眼,可是却醒不过来。

    “医生,您快看看,小小她怎么了?她好像在动。”林江依的声音忽远忽近,带着难以忽视的焦灼。

    医生们再次如鱼贯入。

    连北瑾被翻来覆去的捯饬了一通,她知道有人在脱她的衣服,有人用冰冰凉凉的东西在她身上滑来滑去,她很不舒服,很想开口制止他们,可是却睁不开眼。

    林江依心惊胆战的看着医生们从她的身体里抽出许多血,有些慌了,迫切的问着,“为什么会这样?”

    “病患现在的意识很低,大量输血之后导致了血液淤积,你们家属要时时刻刻的替她翻一翻身体,擦一擦背部,尽量让她血脉畅通。”

    “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医生顿了顿,也没有给出一个确切时间,只能大致含糊的说着,“病人的求生欲太低,家属要多多的鼓励她,一定要说一些她想要听到的话。”

    林江依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握住连北瑾的手,忍不住的泪流满面,“你说说你怎么能这么绝情,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要这么伤害你自己。”

    连北瑾恨不得打自己两耳刮子,她知道自己当时是意气用事了,母亲的离世像是压倒大象的最后一棵稻草,她绝望了,只是现在清醒过来,她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

    连北瑾啊连北瑾,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终归学不会大局观,其实霍霆没有说错你,你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渴望着全世界对你好,然而你却自私的忽略了对全世界好。

    “叩叩叩。”突兀的敲门声回荡开。

    连城毅满脸胡渣的走进房间,将饭菜放在桌上,“江依这两天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这里由我守着。”

    “三哥,你这两天也没有睡觉,你更需要休息。”林江依打开饭盒,“你自己瞧瞧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连城毅看了一眼病床上没有生气的丫头,摇了摇头,“我来守着她,她肯定很害怕一个人呆在这里。”

    “三哥——”林江依咽回了多余的话,好像这个时候什么话都是累赘。

    连城毅坐在床边,“她这个丫头很记仇的,只要对她一点点不好,她就会记你一辈子,我得让她重新记住我的好。”

    “三哥,你还要处理伯母的身后事,这里就交给我,我替你守着。”

    “已经差不多了,今早送去了墓园。”连城毅摸了摸丫头的脸,“怎么这么凉?”

    “医生刚刚用了药,可能会有点影响。”

    “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林江依摇头,“依旧是那句话,要多和她说说话,说一些她喜欢听的。”

    连城毅想了想,“她喜欢听什么?”

    林江依沉默了,连北瑾的秘密早已不是秘密,大家都心知肚明她喜欢什么,她喜欢那个像阳光一样温暖着她的霍南晔,喜欢那个唤她小小陪她闹陪她笑的霍二哥。

    连城毅捧起她的手,轻喃着,“只要你好起来,三哥什么事都答应你,你是不是还想要那个霍南晔?好,三哥答应你好不好?我们就去找他,让他娶你回家。”

    林江依不敢置信,“三哥,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我只要小小好起来。”连城毅红了眼,“我没有亲人了,我就剩她一个丫头了,不管霍南晔是什么人,她如果想要,我就给她抢回来。”

    林江依垂眸,如鲠在喉。

    “咚咚咚。”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像是浩浩荡荡的来了一群人。

    林江依闻声下意识的看向紧闭的房门,果不其然,下一刻被人不请自来的推开了。

    连城毅第一眼并没有认出门口处为首站着的是什么人,可是莫名的觉得很熟悉,那种感觉,阔别已久。

    林江依回过神,惊愕的捂住自己的嘴,诧异的看着这个被定义为死人的男人,她是不是看花眼了?

    连城毅有些僵硬的从椅子上站起身,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对方,将他从头看到脚。

    男人抬手制止身后的所有人进入,他抬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的举步维艰,好像这一段不过五米的路,需要他掏空所有力气。

    林江依往后趔趄一步,用力的深吸一口气才恢复过来所有感官,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被吓坏了。

    连城毅张了张嘴,他以为自己喊出了声,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这就是我信仰的国,我不惜一切也要坚持完成使命的国,我放弃身份隐瞒家人最后凯旋归来后得到的回报!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仰头大笑起来,笑的凄厉又决然。

    门口处,乌泱泱的一群人,却是无人可话。

    “我父亲去世了,母亲溺亡了,妹妹生死不明的躺在这里,谁能告诉我,我满身的荣耀能换回我父母,我家人,我失去的一切吗?” 小说纨绔小拽妻:霍爷宠上天 最新章节 第167章 报复齐家(一更)网址:/92_92211/36494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