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离差点背过气去,小丫头倒是说得挺顺嘴,还要他道歉?他今日能来已经是向她示好了,她不要得寸进尺。

    乔司麦自嘲地咧嘴一笑:“算了,王爷怎么可能会道歉,我只不过是在你监视下的一只小蚂蚁罢了!”

    “你说什么!”楚离脸色微沉。

    乔司麦赌气看着他:“宋华媛昨日确实来过,但什么便宜都没捞到就灰溜溜地走了,我想她不会去王爷面前唠叨这种丢脸的事,当时屋里只有她、杏儿和我三人,杏儿不会说出去,我也没有说,王爷是怎么知道的?”

    乔司麦挑衅地提高声调:“王爷对苏嬷嬷一直都很关照,好像超过了对普通的奴婢吧。”

    楚离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忽然淡笑:“玉儿,女人聪明是好事,但太聪明了,是祸不是福。”

    乔司麦耸了耸肩:“无所谓,反正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王爷想盯就盯着好了。”

    楚离目光深沉,终是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诚然,她嫁入王府以来,除了这次的玉佩之外,没什么把柄落到他手上,反而让他不得不注意到她的存在。

    这次的玉佩,她也只是收了,会不会动手,暂时还不能下定论。

    一连数日,乔司麦和楚离处于冷战状态,连带对苏小小也不搭理了,所以杏儿不得不试探地问:“小姐,今儿进宫赴皇上的寿宴,你准备穿什么衣服?”

    “王爷不是送衣服来了吗?挺好看的,就穿那件吧。”乔司麦说得理所当然。

    杏儿吐了吐舌头,还好这次没再把衣服毁了。

    锦衣上身,惊为天人,杏儿绕着乔司麦转了两圈,咂着嘴说:“小姐,这,这衣服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做的一样,不仅颜色衬皮肤,款式也把小姐的优点放大了数倍,这腰细的,再没人能穿得上了。”

    乔司麦失笑:“本来就是给我的衣服,自然要我穿的好看。”

    杏儿看了她一眼:“可是肖管家没给您量过尺寸啊!怎么能做得这么精准!就算杏儿,目测也做不到这么准的。”

    乔司麦脸上倏地一红,肖丕不知道她的尺寸,莫不是楚离跟他说的……

    “小姐,你干嘛脸红?不舒服吗?”

    乔司麦白了她一眼:“滚,我哪有脸红!”

    楚离看到乔司麦走出来,微微一笑:“衣服不错,够惊艳。”这是这几日来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乔司麦轻哼一声:“那是你没见过真正的美人。”她的本尊可比这漂亮多了,楚离这样就惊艳了,真是没见识。

    楚离摇摇头不再跟她计较,两人一起坐上马车直奔皇宫。

    第二次进宫,乔司麦得到了和上次完全不同的待遇,上次她借着楚离的光才能在众女眷魔爪下站直身板,这次却是凭借太后宠爱和对皇上的救命之恩,理所当然地成了众星捧月的对象。只是不知为何,她却没有了上次飘飘然的感觉,听到那些恭维话反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以解手为名,三十六计走为上。

    她手中握着楚孪交给她的那块玉,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片梅林,红梅尚未绽放,但已有隐隐香气,树影婆娑,显得格外幽静。乔司麦会心一笑,暂时不想那玉的事了,她伸手折下一枝梅花,放在鼻前轻嗅,顿觉神清气爽。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梅林来撒野!”一声娇啼传来,语未毕,拳已至,乔司麦赶紧将头一歪,只见一只白生生的小拳头夹着劲风,贴着她的脸颊滑过,接着脚踝处被人狠狠踢了一记,乔司麦吃痛,急忙往后跃开,怒道:“不就是折了枝梅花嘛,你干什么。”

    对乔司麦动手的女孩,目测年龄约十六七岁,和沐玉差不多大,衣衫华贵,腰间系了一条透明丝带,娥眉轻扫,灵气逼人,原本长得极为赏心悦目,只可惜脾气太过暴戾,失了柔美之态。

    乔司麦扬了扬眉毛,如此美人,又有这样武功的,除了楚水灵公主之外,再无旁人,早听说这位公主刁蛮,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楚水灵咄咄逼人地盯着乔司麦说:“你可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梅林,这是父皇为母后种的梅林,平日里连本公主都不敢碰那些花,你吃了豹子胆!”

    乔司麦轻启朱唇,笑道:“公主别生气,所谓不知者不怪,玉儿平日都住在端王府,极少进宫走动,给公主赔个礼便是。”

    楚水灵讽刺地干笑两声:“你不用拐着弯跟我报身份,我知道你是端王妃。不要以为你误打误撞治好了父皇的病,能得到太后的欢心,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沐家姐妹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都不是好货色,沐姚那个小贱人都不干不净,你一个庶女,想来也好不到哪去!”

    乔司麦凡事皆能忍,却最讨厌这狐狸精三个字,她俏脸一绷,将手上的梅枝扔到楚水灵脚边:“还给你,不就一枝梅嘛,不稀罕!”

    楚水灵大怒:“你敢对本公主如此无礼,找死!”她一边说,一边挥拳朝乔司麦打来,乔司麦自然不肯相让,两人话不投机,瞬间打作一团。

    楚水灵是皇后所出,自幼和楚孪一起练武,在女子里算是一等一的高手,沐玉本不会武功。虽然被乔司麦附身之后身手灵活不少,武功也不差了,但依旧不能和楚水灵相比。

    数十招之后,楚水灵瞅准机会,一脚踹在乔司麦肚子上,把她踢得飞将出去,重重摔在墙角,右脚脚踝剧痛,痛得她差点掉下眼泪。

    楚水灵一脚踩在乔司麦背上,冷冷地说:“你再得宠,也就是个庶女!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下次再得罪本公主,就没这么便宜了!”

    “九妹的嘴真是不饶人!”楚离的声音不高不低地从远处飘来,乔司麦心下一沉,这么丢脸的事竟然被他撞到,她今天出门前绝对忘了看黄历!

    一双修边极好的贡缎锦靴出现在乔司麦鼻子下面,接着有人弯腰替她拍了拍身上的土,在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已经握住了她的小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耳边传来熟悉而淡漠的声音:“玉儿是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按规矩九妹该称一声皇嫂。还有,玉儿虽然是庶女,却是父皇亲自指的婚,你轻视她的身份,是说父皇丢了我皇家的颜面吗?” 小说天降妖妃:王爷,暖个床 最新章节 第30章 栽跟头网址:/106_106097/40224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