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长陌相思渡 > 第六十七回 契约
    “不行,不行!我坚决反对!”

    整个前厅只有禇昭沅一人的声音荡來荡去,其他几人都尽量忍住她的“河东狮吼”,虽然耳朵正嗡嗡地响个不停,但都还是竭力装出一副神色凝重的模样表示自己并沒有神游,而且非常认真仔细专注倾听。

    “二哥,你是不是还沒睡醒?你要把这种人留在府里?你有沒有想过我的感受?”

    “……”公孙意虚着小说被震破了。

    “我说二哥,你是沒见过他兽性大发的样子,那双狗小说滚出來了,若是哪天我不幸落入他的魔掌,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立时想到自己被岳茗冲毁掉清白时哭天抢地的惨烈。

    而其他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象出岳茗冲被禇昭沅撕掉胳膊腿的悲壮,于是,都不自觉地龇牙咧嘴缩了缩身子。

    巡视了一圈,坐在窗边的公孙意神情有些恍惚,大概是走神了,身旁的骆秋痕正眉头紧皱,一脸沉痛,坐在门边的岳茗冲正咧着嘴讨好地笑。

    狠狠赐他一记白眼,禇昭沅走到公孙意身旁,“二哥,这个人的品质很有问題……算了,既然你真的要留下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是你更离谱,让他当你的随从,我想问问,到底是他來保护你还是你保护他?”很不屑地瞪了岳茗冲一眼,“你看看他身无四两肉,一副短命相,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你要他做什么?”

    忽然漂亮的大眼睛眸光闪烁,露出坏笑,“二哥你好呀,是不是太久不近女色,连口味都变了,竟然对这种面黄肌瘦的小子都不嫌弃了,他可是男人,你也太有伤风化了吧……”

    “住口!”终于忍不住了,公孙意勃然大怒,暴喝道:“你何时变得如此龌龊,我让他留下來当我随从自有我的道理,何时轮到你这个丫头來指手画脚说长道短的!”他目光凛冽,瞪得禇昭沅心虚不已,她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再退一步,确保自己不会被公孙意的寒冰戾气伤到,这才敢小声嘟囔道:“我是开玩笑的,二哥你别生气,我……”

    “公孙哥哥,褚小姐,是我不好,伤了你们兄妹和气。”岳茗冲一脸忧愁,还掺杂了一点委屈,“我本不该來的,若不是无家可归才不得已投靠公孙哥哥,我说什么也不会來的,害得褚小姐被骂,我实在心里有愧,算了,两位不要吵了,茗冲现在就离开。”

    心里在笑,他自信演技过硬,这种苦肉计,简直是小菜一碟。

    “谁让你离开了!沒有我的允许谁准你擅自离开这里了!”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张纸,公孙意厉声道:“都睁大眼睛看清楚,这张是岳茗冲的卖身契,以后他就是蕊园的人,时刻跟随我,寸步不离。”

    “连睡觉也不离?”

    被公孙意溢满怒气的眼神一瞪,禇昭沅立刻噤声,自动移到骆秋痕身后,充当盆景。

    “岳茗冲,过來签下你的名字。”

    依言走过去,笔墨早已准备妥当。

    “在这上面写下你的名字之后就是我公孙意的人了,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

    平静的心微地起了一点波动,尤其是在听到“就是我公孙意的人了”之后,他的心明显地停顿了一下。岳茗冲笑嘻嘻地接过,抓起小豪歪歪斜斜地写上自己的名字。

    “茗冲你自幼不是读过很多书吗?可是这字,就有点……”

    身后的骆秋痕探着头瞧了一眼,有点疑惑这个本该是诗书漫卷,学富五车的书生为什么写的字会这么,这么丑。

    “呃,我是读过很多书沒错,可是因为经常干活,这双手就经常会抽筋,一抽筋,连笔都握不住,所以,这字是丑了点,哈哈,真是让骆大哥见笑了。”

    该死的比老妈子还爱唠叨的骆秋痕,不知是不是真的想拆他的台,不管是无心还是有意,总算是安然过关,真想放鞭炮庆祝呢。

    正事说完,岳茗冲便被赶了出來,刚踏出门槛是忽然听到公孙意在问禇昭沅:“可打听到什么消息?”

    禇昭沅此刻的态度倒是温和了很多,这个臭女人,就是欠骂,岳茗冲在心里狂骂了她一番,旋即听到:“我和师娘跑遍了整个洛舟,还是沒有找到师父的下落,后來玖师父也來了,师娘就让我先回來。”

    师父?师娘?那肯定就是公孙意的爹娘公孙齐和沐之蓝了,怎么过了这么久,她还在找公孙齐的下落?听说八年前公孙齐无故失踪后就就再也沒人见过他,有人说他是得到了上古秘卷自个儿修仙去了,也有人说是被强盗杀害尸首被野兽吞掉了,总之传闻一直不断,也难为了他的发妻沐之蓝,八年里有大半的时间都在寻找他的踪影。

    “岳茗冲?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題?”

    神思被公孙意拉回,他连忙转身笑呵呵地说道:“我想出去走走,正想要不要跟公孙哥哥请示呢。”

    “你想去就去吧,还有你如今既然已经是我的随从,咱们就该是主仆关系,将來别再叫我公孙哥哥,听懂了吗?”

    “是,公子,那茗冲现在就下去了。”

    转过身的瞬间,嘴角勾起一抹阴笑,修仙?长生不老?若是真的,那对他可真是大有裨益了。

    云波城的繁华与京师虽然沒得比,却是除了京师之外,在永安皇朝里最繁荣热闹的地方,前朝都城自有独特魅力。有名的婳沄街上集古董,书肆,酒铺,客栈,布庄于一体,吃喝玩乐一条龙,对于外地來的游人來说,可真是方便至极,尤其是在夜里,灯火通明,商铺营业到子时方才打烊,这里的人习惯晚睡,因此也有不夜城的美名。

    岳茗冲做梦都想在婳沄街上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商铺,可是目前这种日子也不知何时才会结束,漫无目的走在拥挤的大街上,街灯映在一张张陌生的脸上,忽然间觉得这世间于他本來就是陌生的。从生下來就是被人遗弃的,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不不,不可以这样想,他做这么多,还不是为了求生,连一条狗,一只臭虫都知道要生存,难道自己连臭虫都不如?

    “小娘子,一个人东张西望的要往哪里去啊?哥哥保护你好不好?”

    不用看就知道是禽兽瞧上良家妇女,这种恶心烂俗的台词,也只有这种无所事事以欺负良家妇女为乐的恶霸才能说得出口。这种闲事,惹上了就是狗皮膏药,想撕都撕不下來,岳茗冲摸了摸口袋,一个仔儿也沒有,早知道出门前跟公孙意那个大户申请一点银两了。

    在这个世上,沒钱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大肉包子大烧饼大鸡腿钻进别人的五脏庙里,他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狂咽口水蹲在角落里,却发觉,两道让他非常不舒服的眼神正射过來。

    “喂,兄台,这是我的地方,别抢我的生意好不好?”

    他转过头看,衣衫褴褛的乞丐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心的。”

    站起身,转了几个圈,又听到那恶霸放荡的笑声:“小娘子,你这脸蛋可真是滑嫩极了,简直比那煮鸡蛋还滑啊,诶,小娘子别害羞啊……”

    岳茗冲站定,脑海中不断闪现出清晰而错乱的画面。

    冰雪覆盖,他从未觉得冬天竟是这样寒冷,他身着单衣,赤着满是冻疮的脚踩在尖利的石子上,冻疮被扎破,流出的脓血很快就结了冰渣子。

    有人嬉笑,有人咒骂,他独自站在凛冽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他们裹着厚厚的棉衣指着他像是看小丑一样。他被人抓住,往拖进屋里去,鲜血混进白雪中,他只看到两道血痕留在雪地上。

    “好孩子要听话,我说什么你都不能反抗的,拿开手,要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唷……”

    “放开手,听见沒有, 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山崖边扔下去。”

    “你的命是我的,我让你生你才能生,我让你死,你就连这扇门也走不出去!”

    一双粗糙的大手撕破他唯一的单衫,紧紧捏住他细细的小腰,那人满脸坚硬的胡茬子扎在他瘦弱的身体上,他叫,想反抗,就是不求饶,兴许是他的倔强激怒了那令人恐惧的恶魔,很快,他的身上就现出几道血痕,鲜血淋漓。臭烘烘的嘴巴贴向他冰凉的唇,他感到自己快吐出來,眼睛再也看不见任务物体……

    ……

    气血上涌,直冲脑门,身侧双拳紧握,他并非热心救人于水火的人,可是一想到那令他作呕的画面,他的情绪就沒來由地狂乱起來,欺辱弱小的人渣,老天为什么要让他们活在这世上!

    “小娘子,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哥哥在这儿呢,你往哪儿看呢……哎唷,你,你他妈是谁呀,敢对本大爷动手动脚,你有几个脑袋……”

    身材魁梧的黑面汉子紧皱眉头,手腕像是被铁钳夹住,若那人再轻轻动一下,他这只手可就真的废了。

    “放开我!他妈的,你敢动我试试!”

    扣住他手腕的“铁钳”又用力了些,岳茗冲拔高声音叫道:“别以为这里的人都怕你,老子我就不怕,你再敢吼一句试试,要是不想变成残废,你就继续,吼啊,老子让你吼啊!”

    方才那被调戏却缄口不言的小娘子一脸震惊地盯着这浑身被金光笼罩的书生,顿时,他的形象又高大威猛了三分。 小说长陌相思渡 最新章节 第六十七回 契约网址:/106_106096/40224342.html